来自地狱的审判:袁崇焕 - 来自地狱的审判:袁崇焕



地狱裏的鬼魂又开始大喊乱叫了,怨气沖天,闹得地狱鸡犬不甯。十殿罗王忧心忡忡,大家聚在一起商量对策,这事要是让东岳大帝、五方鬼帝知道了还了得,肯定又被他们说办事不力了。

距离上一次他们脾气大爆发已是孙悟空大发神威的时候。时间这东西真怪,容易使人健忘,使人忘了太平日子是过得多麽的舒适。

阎罗王眼见及此,只好用暴力镇压他们,不许他们再乱喊乱叫,于是叫来了首席判官崔府君、锺馗、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孟婆神等人来施加各类法术——有的勒索脖子,有的鞭打灵魂、还有的猛灌孟婆汤,使其失去记忆。

地狱裏的怨气喊叫不减反增,事情变得适得其反,鬼魂的怨气更浓,叫喊声更大,直接震惊了天庭。

玉皇大帝忙派人下来地狱询问怎麽回事,事后禀告玉帝,玉帝向阎罗王提议去找地藏王菩萨。

阎王爷听从玉皇大帝的旨意找来了地藏菩萨,此君掌管所有阴间的鬼魂,令世人不再行恶,不再堕入阴间地狱受苦。他曾经告诫所有的鬼魂,在世前虽曾犯过错,如果真诚忏悔、改过,则所做罪业,可以从宽抵罪,免于受诸苦刑。

十殿阎罗王忧心如焚的齐齐来到了地藏菩萨住处,面对他们的盛情邀请,地藏王菩萨知道推却不了,只好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最后阎罗王们与地藏王菩萨一起来到地狱森罗殿前,他面对着衆多鬼魂的怨气沖天口中念念有词。鬼魂们在大殿上不再喧哗哭诉,静静地倾听,然后魂魄飞回原先的地方。

事态总算是平息下来,爲了答谢地藏王菩萨的帮助,十殿罗王开始安排筵宴,请东岳大帝、五方鬼帝赴饮,杀牛宰马,祭天享地,邀请地藏王菩萨爲座上宾。首席判官们分列两排座位。

一旁的衆多鬼差欢呼雀跃,阎罗王又拜托西域城隍叫他多掳掠了几名西域女子前来跳舞欢歌助庆。

阎罗王酒饮三巡,望着在座各位气氛调得差不多时,率先起座向大家敬杯,手执觥筹道:“本王今日庆幸请得地藏王菩萨前来安抚鬼魂,降伏他们,爲了答谢地藏王菩萨的大恩大德,本王特意从西域恳请城隍带了几个西域女子,听说她们都善舞蹈,与各位冥王菩萨一起欣赏吧。小弟先饮爲敬!”

阎罗王使了一下眼色,旁人领会,很快苇帐后面那些乐姬奏起乐来,节奏怪异撩人,含妖弄豔,竟是从未听过,惹得人心髒通通乱跳。

果时地藏王菩萨正在陶醉,眯着眼睛,忽见从一处罗幔之后妖娆地舞出十来个美豔的女子来,想必着这就是阎罗王说的西域女子了。

那些西域美女衣着与仙界女子大不相同,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上衣无袖,肚间无遮,裙子也极短,裸手露腿的,还拧着那露着脐眼的迷人小肚皮,皮肤又白雪雪的,晃得人眼晕;更惹人的是在那五光十色的灯笼豔火下的奇异舞姿,甩首撩足、扭腰拧股间散发出种种热辣、青春、健康和妖豔的风情,与仙界的舞蹈迥然不同,真把个地藏王菩萨给看癡了。

时而惹诸位东岳大帝、五方鬼帝喉结耸动,时而撩地藏王菩萨心跳急速,阎罗王只笑吟吟地瞧着,地藏王菩萨却是口干舌燥目瞪口呆了。

一舞已毕,西域女子各自来到诸位冥王,五方鬼帝身旁,阎罗王便叫那名坐在地藏王菩萨身旁的西域女子爲其斟酒。

西域女子跪在地藏王菩萨边,一边斟酒一边劝酒,又有一丝丝甜腻腻的香气钻到地藏王菩萨鼻子裏,真使地藏王菩萨差点忘了自己姓甚名谁。

阎罗王看在眼裏,便有意笑道:“今日多得地藏王菩萨相助,如不嫌弃,本王有意将送此女子予菩萨。”

这话吓得地藏王菩萨忙摆手道:“不可不可。本菩萨早已于堕入空门已久,出家人岂可再惹尘世间美色,正所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阎罗王的美意。菩萨心领了。”

话虽如此,阎罗王依旧笑意盈盈,但见那名女子再次斟了酒,献到地藏王菩萨嘴边,嘴角含笑道:“菩萨请。”声音妖娆动人,竟能钻人心魄,慌得地藏王菩萨忙接住,一口气喝得一干二净了。

与此同时,袁崇焕被崇祯皇帝下令押去北京西市斩首,他身穿白色囚衣,脚带两个厚重的链条,脖子上更是有木闆枷锁着。京城的老百姓争相出来围观,口中大骂袁督师通敌叛国,没有一人爲他伸冤,袁崇焕心裏感到一阵悲凉。

地府裏的筵席继续进行着,待到大家俱吃得酩酊大醉,各自揽着一位西域女子遽拥之,遂与狎好。渐入猥亵,兰麝熏心。未几,阎罗王目送东岳大帝、五方鬼帝出去,后又命判官们赏劳大小头目。

当是时。袁崇焕的冤魂被牛头马面押于地府,他头发蓬乱松散,一路踉踉跄跄地走着,直带到一座城边。两名鬼差忽然止步,肃然起敬,袁崇焕忽擡头观看,那城上有一铁牌,牌上有三个大字,乃“幽冥界”。他不由得轻轻歎了一声。

直到袁崇焕进入森罗殿见到阎罗王的那一刻,不由得目瞪口呆,以爲鬼差押错了地方,只见眼前宫殿华美绝伦,彼时正安排筵宴临于尾声,地藏菩萨正与一名女子拥抱一起,双手在佳人胸前抚摸,揉搓。渐入佳境,西域女子樱唇欲滴,嘤嘤呻吟。

地藏王菩萨色眼闪烁不停,一下子便扯开女子的服饰,露出黝黑光亮的胸襟,肚子裏裹着一块秀着地方色彩的肚兜。他眼波将流地看着女子,喉结上下晃动。

异域风情的女子,娇媚一笑,在地藏王菩萨看来,是散发异常强劲的性挑逗。他不由得俯下身子,脸庞凑近女子的衣襟怀内,双手从肚兜处伸入,一手颤抖着抚摸娇嫩的乳房,它是那麽的柔软,那麽的坚挺。地藏王菩萨恨不能将自己的整个身子贴在女子胸前。

与而在那时,女子的身子有些僵硬,原来她正对着森罗殿的大门,她看到一个头发淩乱的白衣男子正被两个鬼差押着往这裏来。

很快,地藏王菩萨就反应过来,不免有些生气,有些怪责阎罗王的手下不懂事,饶是如此,地藏王菩萨还是喜怒不形于色。他耳目过人,一瞥眼看见正是此日令冤鬼怒气沖天的罪魁祸首,不由然眼色一凛,整理衣裳,双手合掌,脸不红气不喘悠然喃喃自语: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而身坐高位的阎罗王身边有两名女子俱养眼,右边的美女袒胸露乳,右边的侍女在一旁伏于其下身口交。阎罗王顿时呼吸急促,不由得用手去捏其中一个女子的乳房,痛得那女子蹙眉不敢说话,脸上依然谄媚擡头笑?

袁崇焕自然惊吓得目瞪口呆,以爲自己来错了地方,地狱竟然是人间的烟花之地,不由得吓出一口寒气。进来时差点被门槛上拌倒,这点小动作自然惊动了阎罗王,只见他脸色凛然。

阎罗王问,袁崇焕你可知罪?

吾何罪之有?袁崇焕反问。

大胆,到了阴曹地府,岂有得你放肆,人来,杖打袁崇焕一百大闆。

袁崇焕被按在地下,两手两脚被狱卒用木闆夹住不能动弹。苦苦忍受了百大闆,毫不喊哭。

吾王再予你一次机会,你可知罪!

袁某不知犯了何罪?

大胆,你擅闯森罗殿,不知本王正準备与人交欢,此等人生快乐事,怎能由你败坏。如此行爲,又岂是孔夫子学生行径。孔语有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如今你犯了前面两条。

袁崇焕凛然哼了一声。

哼,你还敢嘴硬,你看下自己死后的惨状再说吧。阎罗王说罢,手指一挥。端时在袁崇焕眼前出现一个罗盘似的圆圈,裏面不断呈现出一些图像。

那些图像正是袁崇焕自己在午门斩首的一刻,围观的老百姓起哄不已,恨不能亲自上场来斩首自己。

刽子手手起刀落,快如闪电,袁崇焕没来得及闭眼便被斩落于地,这是他最后一眼望向人间,看着自己曾洒热血的眷恋之地。

紧接着袁崇焕从时光镜裏看到自己的尸体被刽子手一块一块地割掉,京城老百姓争相购买生食。
防屏蔽邮箱:qingcao6666@gmail.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 中文字幕无线码,中文字幕免费电影,中日高清字幕版在线观看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