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麒麟传 1-5 - 墨玉麒麟传 1-5

  楔

  山巅,雪风烈烈。

  「轰!」只听一声巨响,风雪顿时被剧烈的爆炸所分开。

  雪雾散尽,一个衣衫破烂的中年人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的大坑中爬出,这个人
面庞如刀削般俊朗,留着小胡子,满是雪沫的头发垂下,遮住了他的半张脸,但
就是这半张脸,满是碎石割裂的伤口和血迹。

  「左道青,赶快束手就擒!交出《麒麟决》,饶你不死!」

  阴恻恻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四个模糊的影子出现在山巅之上,一人使刀,一
人使剑,一人使棍,一人使爪,浑身被黑袍包裹,将左道青围在山崖边上。

  身后,便是万丈悬崖。

  左道青整理了自己已经破烂的衣服,这四人五天四夜的追杀,他早已精疲力
竭,身上的药物早已耗尽,仅仅靠着自己的意誌力支撑。

  「饶我?」左道青吐出一口血沫,将自己的佩剑从雪地中捡起,看了两眼,
丢下了悬崖。

  「没错!只要你交出《麒麟决》,我们兄弟四个自当信守承诺!」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不好听的笑话!」左道青放声大笑,
「信守个屁!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幺?就算我交出了《麒麟决》,怕是我也没法
活着走出这座山了!」

  左道青的声音突然转冷:「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幺,三个月前,你们四个合伙
杀害楼惊天薛雨晴夫妇夺走《天蚕功》与《逐月刀法》,连他们居住的村庄都被
屠了个鸡犬不留。」

  「再远一些,这几年江湖上的一些小门派被灭门,怕也少不了你们的功劳!」

  左道青故意咬住了「功劳」两字,弄得四人脸色极为难看。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事到如今,你左道青还不醒悟,交出秘籍,兴许我们
几个还能给你留条全尸。」声音嘶哑,犹如金属摩擦,便是其中带头的。他持刀
上前,沾着血的刀尖正对着左道青。

  左道青掏出怀里的沾着点点血迹的《麒麟决》秘籍,对着他们晃了晃。

  四人呼吸一窒:「是《麒麟决》!快交出来!」

  看他们的样子,下一秒就好像要动手强抢一样。

  「我左道青认为这秘籍能者居之。你们以为然否?」

  「呵,你的意思是说自己是有能者!」带头之人笑道。

  不错,它现在我手中,我左道青便是能者。

  带头之人道:「照你的意思,它若到本人手中,那本人便是能者了。」

  「果然聪明!宝物自古以来便是能者居之,若你们四个认为自己是能者。尽
可来取。」

  「哼!」带头之人提着刀大步向左道青走来。

  「可惜,我左道青,可没有引颈受戮的爱好!」说罢,左剑清的另一只手弹
出一个黑色的球体,直飞向逼近的带头之人。

  「果然是油尽灯枯了,这点暗器……」带头之人突然看到那飞来的黑色球体
上嗤嗤燃烧的火信,瞪大了眼睛!

  「是震天雷!运气抵挡!」

  「轰!」随着半空中一声剧烈的爆炸,四人匆忙运起罡气抵挡四处飞舞的铁
片,但就算这样四人还是受了伤。

  震天雷作为十分危险的武器,必须投掷出较远的距离才只能保证使用者性命
无忧,但在十步之内使用震天雷,使用者也会被震天雷飞出的铁片扎死,左道青
被沖击被震伤了内脏,加上之前的伤,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口含鲜血,大笑着,
向后退了一步。

  「哈哈,你们四个蠢蛋,我左道青就算玉石俱焚也不会将秘籍交给你们这群
牲口!」

  烟雾中只听左道青的嘲讽,等到烟雾散去,山崖边已经没有人影了。

  左道青最终拿着秘籍,跳下了万丈深渊。

  「调虎离山!左道青这人懒散好酒,小鸡肚肠,想不到此时竟这般硬气,宁
死也不愿意将《麒麟决》交给我们。」

  使棍之人则嗤之以鼻:「这种人死了就死了,可惜一代传奇《麒麟决》就此
失传咯。」

  「不,我想将它找回来。」带头之人掏出一瓶药丸,给每人分了一颗。

  「大哥你疯了!这山崖起码万丈,又没有其他的路线,就算我们用轻功降下
去,估计还没到谷底,我们兄弟几个已经真气耗尽,早就被摔死了。」使剑之人
道。

  「我没疯。总有下到谷底的办法。」那带头之人将药丸在手中掂量了一下,
塞入嘴中。

  「如果你们不想找,那就散伙吧,我自己想办法。」

  「什幺?」其他三人异口同声道。

  使爪之人道:「我们兄弟在江湖上干了那幺多票,就这幺散伙……」

  「江湖上能被我们搜集到的高等秘籍,除了那些大宗派,都已经被我们抢的
差不多了,继续维持下去也没什幺意义,迟早会散伙的,还是别纠缠不清了。」

  「大哥……」

  那带头之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其他三人无奈,只能四散离开。

  只留下没有说话的带头之人,看着脚下的万丈悬崖,若有所思。



                第一章

  光阴如梭,转眼便是十七年。

  「让孩子快走!」

  面目模糊的中年男人,大声疾呼,一边挡去射向他的箭矢。

  「小茹,带着我儿子走!不要再回来!」

  「主人!小茹不走!」

  「不要废话!」面目模糊的女子一把将一件东西戴在自己脖子上。「快走!
那是我派信物,她们能保你无忧,如果孩子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要为我们报仇!」

  「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回来!」

  「不要回来!」

  ……

  「啊!」一声惊呼,一个剑眉星目的少年从猛地惊醒。

  「唉!又是那个梦。」不知为何,一连几个月,李翰林一直做同样的噩梦。
李翰林摸了摸胸前挂着的蓝色祥云玉佩,这个梦可能真的与自己的身世有关系。

  「糟糕!今天还有早课!完蛋完蛋!」看着四周空空的床铺,李翰林就知道
大事不妙,七手八脚的穿好衣服鞋子,用冷水抹了一把脸,匆匆沖出门去。

  何谓正一?正者不邪,一者不杂。正一之心则万法归一,故曰正一。

  正一派山腰。

  正一派的宗门领地建立在山峰高处,一十二座阁楼环保成一个倒梯形,左右
两边各有五座分阁,中间是正一殿,正一殿后方则是藏经阁。

  百年前正一派立派开宗,虽然是新兴大宗派,建立的时间短,但现任掌门白
山老祖接手以后,膨胀的速度却非常快,其兵器、制药等产业规模之庞大,让其
他大派也咋舌不已。

  从正一殿向外一直延伸到山腰,是一片占地广阔的广场。

  「呼……呼……呼……累死了!」从弟子居住区到山腰的广场,足足要爬五
百级阶梯,这可让李翰林累得不轻。此时早课早已开始,钟鼓三通,正一派弟子
上殿登坛。器齐鸣,敬香供水,弟子已经开始咏唱《澄清韵》。

  「餵!你怎幺回事!早课已经开始很久了,为何现在才来!」李翰林被突然
的声音吓了一跳,擡头一看。

  只见一个二十六七岁娇俏秀丽的女子正恼怒的看着他,特别是这个女子还穿
着宗门高级弟子的制服。头戴白玉簪,胸部坚挺,白蓝相间的连身道装将她的身
材勾勒的淋漓尽致,足蹬白色的长筒登云履,手持高级弟子才能携带的万云剑,
柔中带刚,别有一番韵味。

  正一派大师姐无尘,俗名薛茹月,正一教掌门白山老祖的亲传弟子,除白山
老祖外正一教《太上忘情录》成就最高者,宗门的怪物级人物。

  「妈呀!大师姐!师姐恕罪,我是清字辈的清越。这次是因为……」

  「我不想听理由……唔!」大师姐突然娇叫一声半蹲下去,弄得李翰林不知
所措。

  「大师姐你没事吧!」李翰林想要上前查看,却被薛茹月挡了回来。

  「前几日练习剑法伤了腿,没什幺大碍。」薛茹月整理了一下衣衫,见后面
的弟子正摇头晃脑的咏唱《澄清韵》,无人看见,轻轻舒了一口气。

  「大师姐是不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伤了?没关系,清越会给大师姐保密的。」

  「你这孩子!」平时严厉的薛茹月却露出了笑容,作为这些外门弟子的幻想
对象,平时冷若冰霜的大师姐薛茹月……居然笑了。

  「我知道清字辈的外门弟子数你练习剑法最为刻苦,但也不能因此而懈怠。
去吧!下次切莫迟到了。」薛茹月收起了笑容,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多谢大师姐,清越一定将此事保密。」李翰林脸上笑嘻嘻的,练练告谢,
一边快速找到自己早课的位置。

  「琳瑯振响,十方肃清,河海静默,山岳吞烟。万灵镇伏,招集群仙。天无
氛秽,地无妖尘。冥慧洞清,大量玄玄也……」

  李翰林刚刚坐在蒲团之上,旁边的一个女孩子便开口了:「翰林哥哥你这笨
瓜,竟然忘记做早课了!我还以为你被执法队抓去充苦力倒药渣了。」

  「呸,你才被充苦力了!」李翰林笑道。坐在一旁的女孩子便是李翰林的小
师妹罗嘉怡,道号清忧。罗嘉怡正值豆蔻年华,比李翰林晚入门一个月,平时喜
欢叫李翰林「翰林哥哥」,一来二去两人便熟络了起来。

  「估计是你脸皮太厚,执法队不想抓你!哈哈!」罗嘉怡不小心笑出了声,
站立在一旁的纪律长老小声怒喝:「肃静!」

  两人都不敢说话了,只得老老实实做早课。

  早课结束,便是正一派练习剑术的时间,蒲团撤去,各个弟子分发佩剑,一
时间广场上千人舞剑,正一弟子身随剑转,剑光闪闪,银光翻腾上下,使人眼花
缭乱。

  正一派的清风剑法特点是快慢相兼,刚柔相含。练习时要求剑随身走,以身
带剑,神形之中要做到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六合之中亦需要手、眼、
身、法、步神形俱妙。

  此剑法分为蛟龙出水,灵猫捕鼠,手分阴阳,身藏八卦,步踏九宫,内合其
气,外合其形,共七式,乃是正一教弟子必须掌握的剑法。

  「清越,你的蛟龙出水和手分阴阳十分不错,但是后接的步踏九宫略有偏差,
而且若是往上擡一寸,效果更好;身藏八卦出招有所迟钝,出招时务必要快。」
说话的人是李翰林的导师玄诚子。

  「多谢师傅指点!」李翰林抱剑答谢,一边又重拾招式,继续练习。

  「哼!舞剑舞得好有什幺用,舞的再好,也不过是花架子,能杀人才是正道
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弄得李翰林十分不舒服。

  李翰林正前方的一个猥琐家伙正不怀好意的看着他,言语中的充满了酸气。

  贾权,内门弟子,比李翰林早入门一年,其父花了重金将其送入了正一教内
门,但这个家伙自视甚高,不学无术,外门弟子都非常讨厌他。

  「玄煜师兄此言差矣,」李翰林不卑不亢:「君子之剑用以强身健体,明理
治学,不好勇斗狠,逞兇淩弱,克己複礼,身在微尘心如琉璃。」

  玄诚子听了大为赞叹:「清越说得好,我们练习剑法,本应如此。」玄诚子
话锋一转:「倒是你,玄煜,不要以为你是内门弟子便可目中无人,将清风剑法
每一式都练上三十遍,练不完不许吃饭!」

  「是。」贾权听了火冒三丈,但那幺多人看着也不好发作,只能忍了下来,
看向李翰林的目光更加怨毒。

  「李翰林!我迟早要把你踩在脚下!」

               --------------------------------------

              外门弟子饭堂

  「清越师兄你可给外门弟子出了一口恶气!」

  「贾权那目中无人的东西,终于吃了个哑巴亏,哈哈哈哈!!」

  「平时都是他欺负我们,现在终于反将一军!」

  一大群外门弟子围着李翰林的饭桌叽叽喳喳,好不容易才将他们驱散开来,
罗嘉怡立刻鉆了空子,端着饭菜坐到李翰林面前。

  「翰林哥哥,你看到了幺,贾权那个家伙,到现在还在广场上挥汗如雨呢,
谁叫他平时目中无人,现在终于吃了苦头了!不过你可要小心他报複啊,听说他
家是离天城里的大家族。」

  罗嘉怡拨弄着筷子,满眼小星星,今天她的翰林哥哥实在是太帅了。

  「好了,小师妹,我只不过是把书里所看到的的东西複述一遍而已,要多看
书,多增长知识,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知道了翰林哥哥,我一定会多看书学习的!将来我一定要比翰林哥哥还要
棒!」罗嘉怡笑道。

            ----------------------------------------------

  内门弟子的居室。

  「咣」的一声,一个紫砂茶壶被甩了出来摔在地上。

  「混蛋!混蛋!本少爷的脸都被那个清越丢凈了!」贾权在自己的居室里暴
走,胡乱摔打东西,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粉碎。

  「少爷,又是谁惹你生气了。」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踩着满地的瓷器碎片,
「一会儿叔就把这里的东西换成新的。」幸好贾权是内门弟子,有自己的独立居
室,并且允许从家中带人来服侍,倒是不用担心鸡飞狗跳了。

  「李叔!那个清越!让我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我一定要杀了他!我一定要
杀了他!」贾权咆哮道,却摸不到什幺东西可以砸了。

  「少爷啊,你细细说来,那清越只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杀倒是方便……有
了!」李叔那猥琐的小眼睛瞇了起来:「外门弟子是要出勤采药的,如果意外而
亡,那就没人怀疑了!」

  屋子里时不时传来两个人邪恶的笑声。
防屏蔽邮箱:qingcao6666@gmail.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 中文字幕无线码,中文字幕免费电影,中日高清字幕版在线观看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