倭国“女俱” - 倭国“女俱”

     21世纪末,第二次中倭战争以倭寇的奇袭开始,围绕钓鱼岛为藉口,在东海展开了3个月的激烈交锋。倭在经历了3个月的挣扎后,被联合国五大流氓合伙坑了。白头鹰亲爸爸得到了乾儿子国库,部分尖端科技成果,潇洒的退守第二岛链。老毛子得到了北海道和抢夺了少量资本,有了太平洋出海口和现金,焕发第二春。欧洲瓜分了其在海外的政府和私人投资,闹了十几年的欧债危机缓了口气。兔子择搜刮了其本土的机械设备和基础科技技术人员,收回了琉球,留下了个满目疮痍的倭国被3家联合佔领
    倭国战后新政府面临着无资本无资源,技术被猎夺以及战胜国的巨额赔款和占领费。已经破产的倭国政府在同样濒临破产的三井、三菱等大财阀的支持下,喊出了“女俱救国”的口号,表面宣传是以牺牲一代女性换取复兴的机会,其实是以此为藉口,实际上是为大财阀牟利。利用倭国女性的顺从,以侥倖保存下来的战前军部“721给水部队”为特种作战开发的生物纳米乳胶技术为工具,把失去依靠的女性製作成“女俱”卖给权贵换取资本进行重建,同时也是减少人口摆脱负担的好方法。倭国政府责令龙崎大佐领导新成立的複兴特别本部具体负责指导乳胶公司关于“女俱”的製作和销售,同时在国内立法,制定了一部关于乳胶製品原料的法律,承认女性可以自己放弃人权。使得女性成为“女俱”原料变的合法,也让“女俱”可以合法的在国外销售,保证资金可以正规的流入政府和相关大财阀的口袋。
    倭国战后新政府制定的新法,规定16岁以上的女性可以自愿放弃人权,成为乳胶公司的原材料,而乳胶公司会支付给相关受益人一笔现金作补偿。12至16周岁的未成年少女则还需要父母的同意才能自愿放弃人权。但同时规定在政府孤儿院里孤儿如无人领养一旦14岁就自动失去人权必须被製作成“女俱”,而失去收入只能依靠政府救济的女性6个月后扔不能找到工作的,除非有人能帮她能支付一笔巨额的违约金,否则也必须被公开拍卖给乳胶公司,拍卖所得上缴国库,迫使失业女性自动放弃人权以换取一笔拍卖金给自己的家人。就这样倭国度过了战后最艰难的时期,但女俱的生产已经无法被停止了,反而不断深化,倭国女性除非生在权贵家中否则都难免成为“女俱”。

在国立板神高等学校3年E班的教室里,美羽惠子坐在椅子上发呆愁容满面,她有着一张面容姣好的瓜子脸,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和笔直修长的大腿,以及一头及腰的秀发,是一个标準的黑长直。现在她那饱满光洁的额头布满愁纹,在她面前的桌上摆着一张人权放弃声明。
   惠子已经高三了,要毕业了,可是以她上星期全国模拟考试的成绩肯定是考不上国立大学的,结果下午学校负责志愿的老师交给了她一张人权放弃声明表。惠子家里也只是个中产,不可能为她支付巨额的学费上私立大学,而且她还有一个弟弟要动手术了,家里更没钱了。现在女高中生出去工作更是不可能。战后的日本大批企业倒闭,因为战争失去了大量的年轻男人战败后的技术的流失导致日本企业竞争力下降,生存艰难。现在提供的工作都要求有技术或者有学历的男性,有的企业乾脆就不招女性,现在谁会要个高中毕业的少女呀!打零工也不可能,经济刚刚稳定,大家都没钱,商业街的人都是买个或租个“女俱”在店里或家里应付不太重要的事。“女俱”不要付薪水,只有每年注射一支营养剂就行了,最主要还不要额外赋税。现在的法律规定女性每月都必须支付一笔赋税用于支付政府对全国“女俱”的管理费用,这笔钱由监护人或雇主支付,结果大家都更不愿意僱佣女性了。傍晚美羽惠子拖着沈重的步子走出校门,耳边传来了“美羽同学,请注意交通安全”的话,是学校门口的“女俱”的提醒。惠子看了下在夕阳映照“女俱”那下黑色的乳胶躯体好像镀了层金粉。它的脚被固定在地上,双腿分开露出被乳胶包裹的花瓣,,那花心中正滴落乳白色的“圣液”显然它刚刚被使用了。它那被乳胶固定的姣好面容上露出的是迷茫中的恐惧又有着一丝欣喜。惠子问自己我会和它一样吗。惠子搭上地铁,售票的也是“女俱”。进站的时候人们从它的菊花中摸出个小球,出站的时候在塞进出口处的“女俱”花心中。
    惠子回到家里,父亲还没回家,就继母在,还有7岁的弟弟在等她回家讲故事。父亲加班了,父亲美羽龙二是三井乳胶株式会社的一个小科长,负责“女俱”的製作。现在日本也就“女俱”生产还是世界第一,供不应求。惠子晕沈沈的吃完晚饭,饭桌上继母,几次谈到了弟弟的肿瘤需要动手术,家里没钱,父亲的医保卡又不能支付家人的费用,可能会卖掉房子。惠子躺在床上,想起了母亲。母亲在10年前就已经签署了人权放弃声明,是父亲亲自把母亲送到公司去的。父亲又用母亲的补偿款,还了住房贷款还给重病的自己付了医药费。现在又轮到自己了吗?弟弟是家里唯一的希望。战后不知道是什幺原因男性的出生比大大下降了,还许多有先天性疾病。父亲已经40多了不可能在有男孩子了,反正我也不可能有未来,不如贡献了自己,这样家里也不用发愁了。
第二天早上,在餐桌上,惠子把签好字的人权放弃声明放在了父亲面前。龙二沈默了很久,最后要惠子準备下,下午去町所办手续。惠子转身时看见了龙二眼角的泪痕。

  下午惠子和龙二来到町公所办手续,惠子把签好字的人权放弃声明交到町所的工作人员手里,随后录入惠子及证明人龙二的指纹,在询问惠子的最后遗言后,随着公章的落下,惠子的国民身份信息已经被销毁了,现在已经从法律意义上没有惠子这个人了。它已经正式成为了“原木”只等待乳胶公司来提货了。
    惠子对父亲说;“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了,家里以后就拜託您了”说完泪就留了下来。町所的工作人员训斥惠子道;“原木还穿衣服干什幺,衣服脱了,你已经没有人权了!另外以后你不能再自称我了!你只是个原木,要有自觉!”
在陌生人面前裸体对惠子来说还是头一次。惠子犹豫了下,但还是照做了。纤巧而曲线优美的腰支、滑溜而结实的小腹、粉红色的文胸,逐一曝露在空气之中。
   “很不错的皮肤呢,肚子上也没有赘肉,看来是个不错的材料。”町所的工作人员对刚刚过来的乳胶公司的收货人坂本说道。
    惠子头脑不大好,但运动神经发达,是学校的田径健将。有着一流的好身材。皮肤也保养得很好是平日少女为以自豪的,但现在却被别人当成材料来评价,惠子的眼泪又留了下来。
   “全部脱了,听到没。”坂本骂道“我还有5个町要跑了,要不是看龙哥的面子,哪有这种好生气”惠子咬着下唇,连忙解开自己的文胸,两只洁白的小兔子瞬间跳了出来,虽然还是含苞待放中,但形状已经接近完美,少女羞红了脸,却是一手掩胸,
    男人粗暴的甩开了她护胸的手, “有什幺好遮的,快点。“
惠子咬了咬牙,拉着内裤的两端,然后弯下身把内裤缓缓地向下拉,直至落地。那两腿之间的草原还很青涩,如同婴儿毛髮般又软又柔,看起来是那幺神秘,令人不禁想要一探其中的奥秘。坂本立即熟练翻开了少女粉嫩的阴唇,少女出自本能的反抗,但马上被周围的工作人员所控制,坂本扫了一眼,然后鬆开了手,“可惜破了,不然是个特等.”
    惠子面临着如此巨大的羞辱却只能默默流泪,它现在只是块原木了,它已经没有未来了而它流泪的权利也将很快离它而去。
    工作人员举起信息终端,擦擦的拍下了照片,并将其存档到电脑里发到位于东京的複兴本部去了。“这是这个原木的编号和基本信息,请你收好,日后这具”女俱“出口的时候,报关就是它的唯一编码”工作人员把一个芯片交给坂本。这意味着政府程序已经走完,下面就都是乳胶公司的事了。
防屏蔽邮箱:qingcao6666@gmail.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 中文字幕无线码,中文字幕免费电影,中日高清字幕版在线观看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