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肉体 - 攻击肉体

铃!叮铃!门铃响着。

裕美被电铃声拉回了现实世界。看看手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从公园回来,随便吃过了晚餐,坐在客厅里发呆,她就这样,坐在客厅里,发呆了将近二个钟头的时间。

这个时候是谁呢?裕美的身体动了一下,然后将门打了开来。

「啊!真是抱歉,这晚了,还来打扰。我是三年级的吉冈克敏。」

吉冈克敏讲话的语气像是大人的口气一样。克敏,以前因为伤害事件,而被学校停学处分,是个品行不佳的坏学生。本来应该在春天毕业的,由于伤害罪,所以留级了一年。

「事实上,籐村全家出走,我来看看是不是来老师家。已经在学校找过了,所以来问问老师,有没有看到?」

「哦!是惠子」

裕美实在不敢相信,惠子离家出走的。

「真的吗?」

裕美实在不太信任站在门外的克敏。

「是真的,是她母亲说的,我下课回家的时候,告诉我的。山叶老师是不是不相信我的样子?」

裕美一直凝视着克敏的脸,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来。

「克敏的双亲在几年前离婚了,克敏由父亲抚养。父亲是个放蕩、随便的男人,常常的带新的女友回来,这是裕美听说的。」

「哦!好吧!那我跟你去找吧!」

裕美和克敏一起外出,走到了一辆车前。

「吉冈,这是你的画吗?」

「哦!好看吗?几天前刚买的,咦?老师又一付不相信我的样子,安啦!是买来的。」

克敏说完,请裕美坐在后座。裕美坐上了车,将车窗打开,让风从窗户灌进来。

裕美坐在后座,身体靠着椅背,脑中思索着惠子这个女孩。

她是学园 簟』`k,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籐村惠子非常的爱笑,也常是笑容满面的。惠子的品行端正,成绩优异,在上英语课时,裕美特别注意她。不良学生的克敏,和优等生的惠子,二人奇妙的在一起,惠子在一年级时,对于克敏非常的仰慕。

裕美看着坐驾驶席上的克敏后姿,裕美无法想透,惠子和克敏这个不良学生,到底是怎一回事。

惠子和克敏曾经一夜未回,她实在无法预料发生什事,但是因为裕美现在脑海儘是那恶魔石黑,所以她无法静下心来。

车子走了十几分钟后,停靠在旁边。

「啊!怎了,吉冈?」

「哦!等一下,还有一个人也要搭车。我们等一下。」

这时,后座席上的车门打开了,是一个穿深色大衣的男人,在裕美的旁边坐了下来。

裕美一直靠着窗坐着,想要离这个男人远一点,而男人又一直靠了过来,裕美对于这个闯入者,这的露骨接近她,使她感觉很厌恶,不发一言的看着车外。

车子继续在行驶着,裕美的美貌斜倪着旁边的男人,她恍惚看见男人拿着白绢,擦着脸。

而克敏的样子,好像很愉快,浮现了笑容。

「喂!权籐先生,你看,是个美人吧!」

「嗯!不错,真是如传言一般。」

于是男人又靠近了她。

「喂!你不要一直靠过来啦!」

裕美因为生气而脸胀红,大声的抗议着。

「哟!别这样说嘛!来,坐过来一点嘛!」

权籐说着,手搭在裕美的肩上,欲把她拉过来,靠着他的身体。

「不要,你!你要干什?」

裕美拚命的抵抗着他伸过来的手,而她终究是敌不过男人的力气,权籐几下子就把她拉进了怀里。

「吉冈!救我!」

裕美向克敏求救。

权籐搂着裕美的肩膀,裕美死命的拉着裙子,他一口气的拉着裙子,裙子被翻了上来,露出了白色的大腿。

「啊!不要啊」

权籐听着她的娇声,一手在她隆起的胸部抚摸着。

裕美的脚踢着,上半身振动而抗拒着,她偏过头去,往那搭在肩上的权籐的手,用力的咬了下去。

「唔!痛啊!」

权籐叫着,离开了裕美的身边。

「吉冈!你们是有计谋的,惠子的离家出走,也是骗我的对不对?」

「是啊!你现在才知道呀!」

「停车!快把车停下来,让我出去啊!」

裕美甩着头髮,大声的叫着,而克敏安然的握着方向盘,一付要去兜风的样子,她看着这个有恶意的克敏的背影,裕美觉得毛骨悚然。这个不良学生,清明学园的学生,竟然和坏人联合来欺负她,裕美感觉到自己太天真了,居然相信克敏的话。

裕美的头伸出车窗外,向外面大声的求救。

「啊!有谁.....」

当她还没说完,权籐已压着裕美的头,使她的美貌都扭曲了。

「嘿嘿.....你不想好美丽的脸破相吧!」

一柄小刀叩打着她的脸颊,那冷冰冰的刀刃在她的眼前晃着,裕美屏息着,不敢乱动。

「你咬我,我不让你好过的。」

他的右手捲起了袖子,手上有明显的咬痕,是裕美用力咬出来的成果,手上有血流着。他拿着刀子,抵在她白色的脸上,来回的磨擦的。再怎冷静的女孩,看着刀子的胁迫,也快精神崩溃了。谁也无法料到权籐用这种卑鄙的手法。

「哈哈哈!你一个女人家,是逃不了,还是乖乖的就範吧!否则....你是必死无疑,哈哈哈.....」

权籐看着裕美苍白的表情。这个女孩的眼睛太漂亮了。黑白分明,露出恐惧的双眸的眼神,挺直的鼻樑,真珠颜色的牙齿,薄薄的双唇,啊!这是一件最高级的艺术品啊!

权籐利用刀的胁迫,使裕美感到恐怖万分,松永和石黑的暴力,一幕幕出现在眼前。现在又遇上了这件事,裕美非常的痛苦。

「来吧!休息一儿,你好好的睡一觉吧!」

权籐将放着麻药的手帕,捣住她的口鼻,裕美这时已达到恐怖的极限状态,她的意识慢慢的模糊了,她的眼睛闭上,倒了下来。权籐的嘴歪斜着,脸上浮着€心的笑容。

「哦!已经失去了知觉了。」

「权籐!你真是狠呀!」

权籐看着这闭着长长睫毛、昏睡了的裕美,对于眼前的睡美人,他简直快要等不及品嚐了。

车子来到了郊外,确定没有人之后,二人抱着裕美,来到了骯髒的地下室。

地下室本来是用来当停车场用的,当时是拷问、监禁的地方,天井上有栅栏,旁边放着一些拷问的用具,和一张床,感觉这里满阴森森。一面大的镜子,镶进湿濡的壁里,也许是要让犯人看自己的狼狈的样子。

权籐和克敏,一人一手的拖拉着裕美,然后将她横放在床上,裕美妖媚的姿态在这个晦暗的地下室,摇曳生辉。

「喂!她是那一个学校来的老师?克敏!」

「我也不知道,可是她是一个很优秀的老师。」

他们将她的裙翻至腹上,这时脚的曲线显露了出来。

「喂!她真是个不错的美人呀!自从她来我们学校以后,很受全校师生的注目。」

「哦!是吗?那她一定是保养有术。」

权籐站立起来,走近一点,让自己能够看这位睡美人的睡姿,能够更清楚一些。

她那美艳的黑髮,垂落在床边。权籐坐在床沿,抱着她的上体,嗅着她黑髮甜美的芳香。

权籐触摸着裕美的上半身,真是太快乐了,他开始剥着她的方服。那件高价位白绢制的衣服,带着亮丽的光泽,权籐瞇着细眼看着。

那躺在他怀中的裕美,睡眼中的她,有一股神秘的美貌,这更是鼓舞了权籐的淫念。

「来!我们现来研究一下女人身体的结构吧!」

这个克敏的少年,手震动了一下,注视着女人的身体,盯着她神秘的下体,他的胸中鼓动着,期待着。

将她的上方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再将裙子脱下来。他看着裕美的上半身,她的身上散发着香水味,和女体甘美的体香,当她被脱光后,这个味道更加的浓厚了,使权籐的官能起了敏感的反应。

「权籐,你试试看她的胸部。」

那白白的肩上,挂着胸罩的肩带,白色的手臂,白色的肌肤,胸前的乳房隆起。权籐脱掉她的胸罩,两个大乳房显露出来了,他照着克敏的话,摸着乳房的谷间。

「哇!真是太棒的身材呀!」

「是啊!从来没有看过这种魔鬼身材啊!」

他们双眼都以注目礼看着学园美人教师..山叶裕美,当权籐脱下一边的乳罩时,克敏感觉是在冒犯一种神圣的圣女,那种冒渎的罪恶,是他有一种複杂的快感。感觉他自己的身体燃起了火。

权籐灌了一瓶啤酒,然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额头上冒着汗,然后再慢慢的剥着她的内裤。

他的手伸向她的腰际,拉丁那件红色的底裤,然后拉至脚底,将内裤一口气的扯下来。

这时两人的双眼,凝视着美人教师的肢体。

「啊!权籐!你真得坚持要她吗?说不定她还是一个处女呢?」

「哎呀!不可能的啦!她已经二十四岁,搞不好经验很丰富呢!」

「啊!是吗?那我们更不应放过这个大好的机罗!」

男人眺望着裕美的身体,裕美呻吟着,翻转着身体,她的眼睛张开了,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像是两面小扇小一样,一煽一煽的。

「感觉的如何呀!老师。」

是克敏的声音。裕美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不知自己现在是身在何处,似乎有人站在她的面前。

这时,她终于清醒了一些,克敏的人影映人了瞳孔中,然后又看见了权籐站立着。

然后再看一看阴惨地下室的情景,她想也不想的跃起了身子,想要逃走,被权籐抓住了,将裕美的两手反转在后。

「啊!放开我,让我走啊!」

裕美痛苦的悲鸣着。权籐得意的看着她,抱着拚命抵抗的裕美,他将她的两手,用手挎拷住。

「啊!谁呀!救我吧!」

裕美大声的尖叫着。那声音撞着墙壁,回音着她的惨叫声。

天井上垂落了两条手拷链,裕美用力抵抗着,权籐将她的白色手腕扣在手腕上。然后克敏站在她的面前,权籐站在背后。

天井下吊着一个纯白的肉体,裕美的背后,是多成熟好看,这时的她没有籉顗漕噫B抵抗的能力,当男人一前一后的站在她身边时,她全身战慄着,肩膀也因为哭泣而抖动着。长长的头髮垂落了下来,披在肩上,和雪白的肌肤相映。黑亮的头髮闪耀着。

二十四岁的教师被虐待着的官能美,令男人倒抽一口气,令男人为之吸引着权籐站在裕美的背后,手伸向她的胸部。

「啊啊....不要!」

裕美再一次的大声叫着。克敏在裕美的正面站着,看着女老师懊恼的样子,使他恍惚弓。背后的男人的抚摸,使她的美貌歪斜了,声音很苦闷的叫着,真是令人昂奋,诱惑的声音。

「克敏,你快放开了我呀!

泪流满面的双眸看着克敏,裕美哀求着。

「怎啦!」

克敏伸出了手,抚摸着她肩上的秀髮,帮她剥开沾在脸颊上的髮丝。裕美默然的任由克敏操纵。

「啊!惠子呢?你不是告诉我惠子离家出走吗?那现在她人呢?你们把她怎样了?」

「嘘!嘘!这是一个误。」

权籐搂着裕美的腰,抚摸着她的乳房,他很肯定的否定着,对于惠子的交际控诉,他似乎知道的很清楚。

「我也听说过,吉岗,她不骗人的!」

「算了,说这个都太迟了。」

克敏阻止权籐再说下去。

「啊!权籐。早一点开始吧....」

克敏点一下下头,示意权籐可以开始行动了,权籐又将那把刀取了出来,扣在她的脖子上,恶意的看着裕美的反应。

「怎样,要先玩那一个啊!山叶老师?」

他看着吊着白细手腕,羞耻的将脸埋在肩窝下,权籐乐得眺望着,他的刀将肩上的肩带割断了,纯白的衬衣从身体落了下来,滑在脚边。

「啊!多洁亮的颜色呀!」

高高隆起像个肉包似的阴户,长满一遍阴毛。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夹成一深红色的肉缝,肉缝下面,微微的显露出一个小洞,真是美艳极了。这时的克敏疯狂的叫着。

「哇!真是太美了,美人啊,瞧她下面真是壮观呀!」

权籐讚歎的说着。

尖挺的乳房上面,两粒鲜红似樱桃的乳头,乳房弹性十足。阴毛覆盖着女人泉源的神秘小穴。细长的玉腿,白晰的又匀称的,这是上帝创作的一项高级品,充备着妖媚,使男人喘着气,非常的亢奋,眼睛都为之一亮。

「嘻嘻嘻!她的下体一定很棒,要不要看一看,权籐?」

裕美红着脸,忍受着屈辱,克敏非常的亢奋。

权籐说:

「克敏,要看就看吧,不过你应该先玩一玩她的乳房,摸起来啊!让你感觉很够味的。」

他的手在裕美的身上,来回的抚摸着。

克敏瞬间感觉一股热流,从股中流进了下体,他的眼睛发亮,看着老师的肉体,伸出了手开始摸着,用手指在那白晰的光辉的乳房的谷间抚摸着,感觉非常的柔软,而且弹力十足,他沿着乳房的边缘,来到了乳房的下端,握着乳房,上下的摇晃着。

「不,不要这样子,吉冈,我是你的学校老师呀!」

「哼!老师!老师正在享受学生的抚摸呢!」

克敏憎恶的怒呜着。

那半球型、长得极好似白桃的乳房跳动着,楚楚可怜薄桃色的乳头,清饨、娇艳欲滴。

山叶老师裕美实在心灰意冷了,克敏呆望着那美丽的身体,那肉体何止好看,简直就是高级品。

权籐在裕美的背后,揉着她的乳房。

「啊....哇!好柔软啊!」

「啊啊啊!不要呀!你们这些无耻之徒。」

她的乳房被那卑劣、骯髒的男人抚摸着,令她感觉€心之至,她摇动着头,希望能够摆脱掉。

裕美的下体,是多的鲜艳,而那乳房原是不用说,丰满而弹性十足,克敏挨近她的身体,将自己的头,靠在她的颈项间,裕美羞耻的埋着脸。他吸着女体身上的香味。肌肤上有一种外国制的香水味。

裕美无奈的悲鸣着。权籐忍受不住了,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啊!怎这急呀....」

「哎呀,我先上了,看我的棒子都快受不了了,让我先来和她快乐吧」

权籐说着,手握着那充血勃起的肉柱。

权籐曾经夸口说自己可以一个晚上玩个十回,也不累的豪语,说不定他只是自慰而已。

他真是禽兽不如的贪婪、淫乱的人。克敏笑着。

裕美已经感受到了无法脱逃他们的魔掌,转过脸,看着权籐的样子,痛恨他丑恶的行为,她伏着脸,身体震动着。

「怎啦!老师!我的棒子是不是特别的好呀!」

他的手握着那胀得极限的棒子,权籐显得很得意的说着。龟头前端分泌着透明粘稠的液体,一付淫猥的表情,靠近着裕美。

他那硬直的棒子,压入丁柔软下腹的洞穴内。

「不要!求求你,不要呀!哎呀!」

裕美的腰左右摇动着,而她的扭动,使权籐更加的兴奋,更想要征服眼前的身体。

「喂!好好的对待我的老师呀!」

当权籐靠近时,克敏淫秽的说着。

裕美闭着眼睛,大粒的泪滚落了下来,她想着,自己为什那不幸呢?难道是遭受了什咀咒呀!要让这些野兽来踏踏自己的身体,为什老天要这样的折磨她,她感觉人生已经没有什意义了,全都破灭了。

权籐一面乱顶,一面摸着她的乳房,她口中喘吁吁的,那下面的淫水让阳具抽得卜滋卜滋的乱响。

看她皱着眉尖,双颊胀得通红。

他觉得她的小阴户,紧紧把龟头吮住,有一种异漾的滋味,透上心头,真是有说不出来的爽快。

他抽得多起劲呀!那龟头顶着她的花心,伸出磨弄着她那胸前的那对活跃而有弹力的乳房。

裕美沈浸在绝望中,而权籐发出淫蕩的呻吟声。

「啊!啊!我也受不了了。」

克敏陶醉的看着裸身的裕美,她的官能带给他很奇妙的思绪,那屹立的棒子撑着裤底,已经到了极限了。

突然,克敏的感觉到他的裤子湿了,放出了白浊的精液。

克敏半呆着,不好意思的假装咳嗽。

当权籐抽出时,他的肉棒发射出体液,飞沫喷在她的下腹上,沿着肚脐流了下来。

裕美的悲呜着,响澈了整个地下室。

「卑鄙的小人。」

裕美黑髮狂乱的拍打着,号淘痛哭着。
防屏蔽邮箱:qingcao6666@gmail.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 中文字幕无线码,中文字幕免费电影,中日高清字幕版在线观看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